自己X卡特曼 第一人稱非禮卡胖小肉文


2015年8月15日,一個夜晚,我在叩叩上骰輸了色子,作為懲罰,我透過某一種幫助,進入SouthPark的世界。

提供我這套系統的人告訴我,使用這個方法潛行進入這個世界的代價是,我至少必須要去Fuck with一位角色。

一開始,對方甚至限定我必須當被動者,直到我與她討價還價,她才說我可以當主動的。

我想過要幹兩個角色,一個是凱爾,一個是卡特曼,這真的很難選,卡特曼小貓咪,凱爾小妖精。不過我感覺去非禮凱爾的難度太高,所以我決定去非禮卡特曼。

我戴好可以完全擋住下半臉的變聲面具,持槍闖入卡特曼的家。

「Mom~~有怪人闖進我們家了。」
「Mom!」

「Honey,我正在忙著使用dildo,我沒辦法出去開門。」
「Mom!!」

卡特曼的手上還捧著起司胖,電視裡正在播狼兄狗弟。
他一臉不爽的看著我道:「你到底是來幹嘛的?如果你是想找人強暴的話,我媽在裡頭,而且還拿著dildo,你可以直接去找她。」

「我是來找你的。」我拿起槍來對著他。

「Wo、Wo、Wow!」

卡特曼嚇得從沙發上跳起來。「別動我,我會叫警察的。」

「我手上有槍。」

「OK、OK,我投降。」他舉起雙手,慢慢遠離我。「嘿,我知道我很帥,可是我不想跟什麼變態同性戀戀童癖發生關係。」

「我是個女的。」

「那好,我對女人沒興趣,所以你現在可以滾了,婊子!」

「我不只是個女人,我是個有冬瓜的女人……」

我解開褲襠,掏出我的冬瓜。

「Yuk!!!」

他一副看到髒東西的樣子,開始滿屋子的繞圈亂跑,但他實在太胖,跑步的時候氣喘吁吁,就連我這個向來很少運動的人,都能跑得比他快。我把他壓倒在地。

「嘿!你到底是哪裡有毛病!你到底要做什麼!」

他用力打了我一下,但我一點都不覺得痛。

「我來執行任務, U are my mission!」

我扒下他的褲子,露出他的肥屁屁……

「Pervert,你要強姦我,可以,但是你必須戴套!我可不想再得愛滋,或是像阿尼一樣梅毒死掉!」

我說:「這只是個冬瓜,不妨事的……」
...more
敬請多加利用拍手喔

Tag:[南方公園]文-單篇完  Trackback:0 comment:0 

【轉載+翻譯】Scratch That (Kyman)




原址

作者:Cezille07

裡頭總共有三封,兩封Cartman寫給Kyle(也可能只是一封拆兩段,雖然如果都被凱爾揉爛了以後,怎麼還能寫233),一封Kyle寫給Cartman。
一邊看一邊聽Embrace的指北針Live我整個覺得心在抽動。
翻了兩個小時左右,很多文句就算查了單字,也因為很多奇怪的因素(?),我不能很確定原意。不過俗語、慣用語大多都有查出來,這點不需要擔心。
怕翻錯(也方便翻譯),我都有附原文,如果有要糾正的話,歡迎提出。以下純粹英語學習(炸)我有跟原作請求同意了QvQ
Scartch That 抓住它

〈第一封信〉

Dear 
Kyle,
親愛的凱爾,
I'm choking. 
我快窒息了。
But I've been dying inside for years now, 
但這幾年來,我的內在早就在慢慢死去,
so I just wanted to get this off my chest and say goodbye, I guess.
我猜,我只想擺脫這副軀殼,然後說聲再見。
 I bought three bottles of sleeping pills,
我帶了三瓶安眠藥,
and I've downed them all. 
我把它們全吞下去了。
It's weird; it's a different kind of high. I wouldn't recommend it. 
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與嗑藥的感覺不同,而我並不推薦。
I've been having the craziest dreams before I started taking sleeping pills.
在我嚥下安眠藥之前,我夢見了比我之前做過的任何夢,都還要更為瘋狂的內容。

Dreams of you, Kyle,
--關於你的夢,凱爾 。

and they persist into my waking hours even when I do. 
而它們即使在我醒著的時候,也繼續叨擾著我。
(當我醒著或作夢的時候,所想的一切,都是關於你的。)

I've become obsessed for some reason, 
由於某些莫名的原因,我開始對此沉迷。
(沉迷於與你的回憶、殘像作伴)

and I couldn't accept it. 
我卻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You must be wondering what I'm telling you for, 
你一定會對我到底在跟你說什麼感到很疑惑,

but for what it's worth, 
為了讓你覺得讀這封信不是在浪費時間,
I'll tell you a secret.
我會告訴你一個小秘密。

You were a good friend to me 
你是我很好的朋友

 
You are my stability 
你是令我這瘋子安定的泉源 


 I lo 
我愛……

    NEVER MIND!
別在乎這一切! 
...more
敬請多加利用拍手喔

Tag:[南方公園]文-單篇完  Trackback:0 comment:0 

【轉】Scratch That by Cezille07

原址 

Dear Kyle,
I'm choking. But I've been dying inside for years now, so I just wanted to get this off my chest and say goodbye, I guess. I bought three bottles of sleeping pills, and I've downed them all. It's weird; it's a different kind of high. I wouldn't recommend it. 
I've been having the craziest dreams before I started taking sleeping pills. Dreams of you, Kyle, and they persist into my waking hours even when I do. I've become obsessed for some reason, and I couldn't accept it. 
You must be wondering what I'm telling you for, but for what it's worth, I'll tell you a secret.
You were a good friend to me
You are my stability
I lo
NEVER MIND!


A large blotch of blurry ink blocked out the small paragraph following this. It was written in pencil, a stupid object to be writing such a letter with. Kyle got the feeling Cartman wanted to be done with this letter at that point, but kept writing in his frenzied state.

This is stupid. I'm scared. You probably won't read this anyway. I hope you do
I looked up to you, and I got nothing but spite in return. I'm sorry for coming off like a jerk all the time. I value your friendship if that means anything to you. Thanks for putting up with me, but I've had it. 
You're too perfect, even for me, okay? 
Everyone I know leaves me at some point. My dad did, and probably didn't even know I existed. My mom will. Soon, I think; she's never even there anyway. Stan and Kenny have. You will too, won't you? Everyone is so ashamed of me, and I know why. I can't help it. I'm crazy, so shut up and give me this last thing. Just read this, please, and I'll never bother you again. I hope you're happy now. 
You're too good to me, you pay attention to me no matter what shit I bring up. Sometimes I can imagine you can stand being next to me, following along with whatever scheme I have at the moment. Sometimes I wish those days would last forever. But Stan comes along, disillusions you; everything is about you. 
Did you ever stop to think that YOU were the selfish one? 
I never broke our tradition. Insulting you was the only thing I knew. I mean, you wouldn't trust me to be...nice, right? Who are we kidding... Because change is so volatile, it would backfire if I tried anything different. I was afraid of losing what little we had in common. 

The words just stopped there—well, there was a long crooked line from the period to the end of the page. Cartman had taken the pills beforehand, and that moment must've been when it took effect. Kyle felt the void in his chest burn out all his emotions but dread, and he tried to gulp down the growing lump in his throat. 

More blotches of blurry ink appeared on the page; he realized he was crying over the letter. If any part of this were true, then he could breathe in relief, because that meant there was a heart somewhere under all of Cartman's blubber. If any part of this were true, then that meant all his nagging weren't lost on him; maybe the fat boy listened to him after all. 

Liane left, following the doctor, as they discussed that this was a coma, that Eric can be treated, and they had hopes of recovery. But, "three bottles of sleeping pills were more than enough for an overdose," said the doctor, "this was intentional, and we should probably leave him alone." 

Kyle scrunched up the letter in anger and almost gave them a piece of his mind, if he hadn't caught himself, thinking in Stan's words, "You sound just like Cartman." 

In the meantime, there was little to do in this hospital room. He recalled how startled he had been when Principal Victoria herself poked her head into the classroom and asked him to meet Eric's mother in her office. Both women had looked distressed as he sat in front of them, clueless. Kyle didn't understand a word of their anxious talking, until Liane, who was crying ceaselessly, handed him a folded letter she found under Eric's pillow, from which he never roused. Instantly Kyle was excused from class and they drove to the hospital where an unconscious lump was covered in white linen in a cramped, square room. 

All color left Kyle, but luckily his knees didn't give out. He had always thought the fatass was depressed and/or psychotic in some way, and he was taking out his issues on everyone else. He almost felt sorry for him. No one deserved to feel pushed to the brink of suicide like that. Not even Cartman, the embodiment of all that was evil and self-serving.  

But there was no use denying it, and there was no way to clarify further, which left Kyle's mood to darken along with the sky. He thought Stan would come see where he was, but Stan remained absent, and so did Kenny. 

He tried to imagine Cartman as he wrote the letter. It was pretty stupid of him to simply cross out the bits he didn't want Kyle to see, because he could read them anyway. Then the enigmatic blotches showed that Cartman was crying. Him, crying? Gold! Rare. Not impossible. Kyle had only witnessed crocodile tears from him previously. Now knowing this made him confused, concerned, scared. Mostly scared. Kyle fancied that this letter was conceived in the dim light of his room—no, more like the basement, yeah—with that silly green stuffed frog he seemed to cling to for comfort. Hell, Kyle didn't know he was aware of the fact, but now that he thought of it, he knew Cartman a lot. He didn't want to. But they had been less 'enemies' and more 'neutral' peers lately, at least. 

Maybe that was what encouraged Cartman to write this. 

But it was all for naught. Unlike Kenny, Cartman wasn't going to come back if he died. Kyle stood up and paced around the room, waiting for Liane or his mother to come pick him up, as it was now approaching six in the evening. He fidgeted with his gloves, wanting something useful to do while he waited with the unconscious boy, lest he went insane staring at the lifeless face of that whom he thought he hated for hours more. But that wasn't true anymore. With what Cartman wrote in that letter, it was like a thorn was removed from his side. It wasn't his Jewishness or his red hair or his intellect that threatened Cartman, it was...friendship? Kyle couldn't bring himself to believe it, but he was bound by the letter to do so. 

He could almost chuckle at how stupid he was being, how bent up he was over this confession of sorts. In a suicide letter of all things! He swallowed the cry that wanted so badly to escape his lips. He sat back down and poked the soft, rotund arm that was closer to him. Poke, poke. He tried to make believe that this was all another prank. Poke, poke, poke. He could imagine Cartman's annoying screeching, "Don't touch me, stupid Jew!" if he poked enough times. And he could imagine laughing back at him. If only he would wake up. 

Kyle turned over the letter in his hands. Clean. He reached for the drawer and there was a black pen inside, next to a bible and some other junk. He poised to write. But what to say? He looked at the messy crop of brown hair on Cartman's head, thought hard about the eyes hiding behind heavy lids. Despite everything, he didn't hate Cartman. The words suddenly began to pour. 

I was afraid of you, and angry, and confused. Because all you were to me was a big pain in the ass, and every time we met was hellish in a way that I don't understand. You were always baiting me, hunting excuses to hurt me, never relenting, for what purpose? I didn't know! I was so mad and I got caught up in everything you did to me, that I didn't stop to consider maybe there was some other reason. 
And the reason tore my heart. You didn't have to run away, or hurt yourself. If you had just told me instead, I wouldn't have believed you, but you know I'd be there grudgingly. But it's me being selfish again. 
I know this is my fault, and I'm here to say I'm sorry. I'm sorry I didn't pay attention, didn't look beyond your exterior. You were as human as any of us. You hurt just like any of us. You loved like any of us. 
Maybe more. 
Honestly, we had more in common than you thought. I never thought I could ever admit this, but you were an inspiring leader, even if the things you fought for were sometimes downright stupid. But if anyone asks, I tell them, Cartman is a strong-willed, single-minded, intimidating piece of crap I'm proud to call my friend. 
No, I'm not ashamed of you, and no, I don't tell people behind your back that you're a terrible person. I respect you. 

Kyle paused. Where was this going? He felt pathetic. It was only a coma. He didn't need to write this embarrassing letter for Cartman to use as next quarrel's fuel. Did he want a next fight? Surely, that kind of normalcy was better than this awkward waiting to see if Cartman was going to open his eyes again, or call him a "Jew rat", or some other offensive thing... 

The door opened. Kyle looked up rigidly to find his mom approaching him solemnly. "Kyle, let's go home," she said in a low voice. "I'm sorry about your friend." 

"He'll be fine, mom," Kyle answered without thinking. "Bad weeds don't die easily," he added, earning a fierce glare from his mom.

But Shiela glanced at Cartman and that shut up her angry remarks. She had to give it to Kyle, who was doing well despite seeing his friend like that. "Let's go, bubbe." 

So I'm sending this letter through Kenny. I hope he finds you in more or less good shape. Round is a shape LOL I told him to drag you back to us so I could punch you in the face. I want you to wake up, and tell me straight what you think about me, and I’ll do the same.
You'd better come back, fatass. Don't make me come get you.


END.
敬請多加利用拍手喔

Tag:[南方公園]文-單篇完  Trackback:0 comment:0 

心之牢籠(Style小段子)




『Stan,你是我的心之牢籠。』


  已經逃出來三年了,再過十天,我們就滿十八歲。我告訴我自己,滿十八歲,我就要回去過正常的生活……

  Stan喃喃道。

  「Kyle,我希望你跟我一起回去。」

  「會的,我們會的。」

  Kyle低頭看著縈縈燃燒的火堆,火焰飄搖的顏色很妖異。

  Stan躺在地上,仰望著星空。Kyle將一件外套蓋在他的身上。

  「Kyle,你可以不要坐得那麼遠嗎?……靠近一點,就像我們小時候那樣。」

  於是Kyle匍匐在搖曳的樹影中,湊近了Stan,靠著他而坐,在星星很稀疏的寒夜中,隔著幾件衣物,汲取著他的體溫。

  「你很久沒有抱我了,我想抱你。」

  「Stan,我們都不是小孩子了,現在也跟以前不一樣了。」

  「可是我還是很想抱你,也想你抱我。」

  「Stan,我愛你。」

  「我也愛你,Kyle。可以請你抱我嗎?」

  Kyle往後,趴在Stan的身上,緊緊的抱住他。

  「要做所有的事情對我而言都很困難,生活對我來說已經不再快樂,但是只有繼續愛著你這件事,Kyle,不會扼住我的脖子,我還是能繼續呼吸。」


  「我想,不會有任何醫院願意再收留你們了。」

  「沒關係,Stan不會再回醫院了。」

  「什麼意思?你們打算永遠與世隔絕嗎?」

  「Stan會好起來的,也許再一年。他說好要回去的,回去找妳、找他的父親,和大家相聚。」

  「Cartman那裡怎麼說,他對這點沒有意見嗎?」

  「Wendy,Cartman怎麼想並不重要,重點是Stan能夠好起來的,他每天都會比前一天更好、也會比今天更好。」

  「Kyle,你是他最好的朋友,你是個好人,我相信你,可是他跟你在一起三年了,從沒見好。」

  「只要他和我在一起就沒事,你不能把他交給醫院,或交給其他人。」

  掛掉電話,Kyle爬上樓梯,自一樓回到房間。

  「你會繼續陪著我嗎?」

  「會的,Stan,會的,你儘管放心吧。」

  Kyle回答的聲音,到後來有些哽咽。

  放開交扣的十指,兩人一起吸完最後一口殘餘的海洛因粉末。倒臥在小小的床上,咽下口中已然溫熱的啤酒。

  「只剩下現在也好,我希望你可以陪著我。雖然我不知道可以持續多久,至少是你和我在一起,Kyle。」

  「我也希望現在我陪著的人是你,Stan。」

──────

My private Idaho的梗。
TAG內收。
...more
敬請多加利用拍手喔

Tag:[南方公園]文-單篇完  Trackback:0 comment:0 

Hangover






  「這次會成功嗎?」

  「或許會吧,天殺的,誰曉得呢?」

  「你還為了這件事專程回來……」

  「媽的,只是牙醫診所罷了,歇業幾天沒事的。又不是停業一天就會有人死掉。」

  「凱爾醫生!凱爾醫生你去哪了!」某名病患哭倒在緊閉的診所大門前,「我的牙根爛掉了啊!!快回來幫我抽神經!!」

  該名男子因為牙疼高達十級陣痛,堪比自然產,當天回家上吊自殺。


  卡特曼家裡。

  卡特曼女士泡了一杯茶,準備一大盤餅乾,對坐在沙發上的斯坦、凱爾還有肯尼說:「甜心們,謝謝你們願意來幫忙埃里克,他會很感謝你們的。」

  「才不會。」凱爾斜著眼說,「那傢伙是只白眼狼,他不會感謝任何人的。」

  「閉嘴啦,凱爾。」斯坦注意著莉安,也就是卡特曼女士的反應,然而莉安顯然沒特別表示什麼。「不要緊的,甜心。」她笑笑,「一切都會好轉!」

  「女士,我們這次來,就是要幫忙卡特曼。聽說北萊卡羅萊納州有一間新的療養院,評價很不錯,我想只要把他帶去那裡靜養個半年,他就會變好的。」

  「是啊,雖然那會花掉卡特曼女士鉅額的財產。」凱爾涼涼的說。

  「噢,不會的,」斯坦用手肘頂了凱爾一下,凱爾的表情看起來不大耐煩。
...more
敬請多加利用拍手喔

Tag:[南方公園]文-單篇完  Trackback:0 comment:0 

跟風

科羅拉多記者:凱爾,你覺得跟卡特曼談戀愛好不好呀?

凱爾:我想說的是,沒有人在跟那個死胖子談戀愛。

科羅拉多記者:斯坦也支持嗎?

凱爾:你沒聽見我說的話嗎?我說,沒有人在跟那個死胖子談戀愛。

科羅拉多記者:那麼早就說要戀愛,會不會給人一種感覺,好像是你欽點了卡特曼?

凱爾:呃,聽著,我沒有要談戀愛的意思,可能我身邊的人都不適合,我也還沒有遇到一個對的女孩子,現階段讀書對我而言才是最重要的,而且我再怎麼缺,我都不會跟那個死胖子、一輩子都不會!

科羅拉多記者:如果你沒有跟卡特曼談戀愛的話,能不能說一下為什麼你們近來越走越近,尤其十八季更是?

凱爾:我認為你們這種說法是不恰當的,首先,我們只有四個人,我不是跟斯坦近,就是跟肯尼近,跟卡特曼只是偶而,用手指頭都數得出來。斯坦自從長大之後,跟我們越來越遠了,然而肯尼並沒有什麼戲分,如果你們有一種我跟死胖子走得近的錯覺,那就是死胖子在膩歪我的時候,這並沒有什麼好說的。

科羅拉多記者:你知道卡特曼說你正在跟他戀愛嗎?

凱爾:--死、胖、子!!
敬請多加利用拍手喔

Tag:[南方公園]文-單篇完  Trackback:0 comment:0 

【真理之杖】接龍寫文系列-第二章

我基本上完全沒參與過任何接龍,這次可以說純然是第一次233
內容很歡樂~希望大家喜歡^^

〈二〉

  「嘿,又是誰在跟蹤我!」

  那金色頭髮的皇家聖騎士猛然一轉頭,還以為該死的妖精鼠輩又要偷襲他,然而映入他眼簾的,還是那個救了他的旅行者。「是你?」

  旅行者楞站在原地,點了頭。

  「嘿,Boy,你是外地人吧?」那名叫Butters的聖騎士朝他招了手。「我不是才給過你偉大巫師王的城堡令牌嗎?你為什麼不去看看呢?」

  「……」

  旅行者默默地靠近,他一語不發,好像是不大高興,又好像是沒有情緒似的。

  「喔,我了解了……你不知道路怎麼走,對吧?」

  那名聖騎士相當的自得其樂,就算對方不跟他講話,他也可以自己下定論。他自信滿滿的說:「也難怪,這附近情形複雜,有的範圍是別的領主的地盤,還有些地方已經被精靈們佔據了,對你這個外來者而言,要想平安通過鐵定很辛苦。」他才說著,忽然悶哼了一聲,「唔、該死…傷口又裂開了!」他身子一頹,忙摀著滲血的膝蓋。

  那旅行者默默旁觀良久,終於問了句:「…你不是聖騎士嗎?不能治癒自己?」

  「呃……」Butters沒回話,整張臉都紅了,只是嘻嘻的笑。

  旅行者從包包裡找出兩瓶小的紅藥水,丟給Butters,Butters趕忙雙手接了,「謝了,新來的!你真是個好人!」他把藥水塗抹在傷口上,總算感覺好些,再撕下披風的一角,略包紮了下傷口,直到傷口處理妥當了,他才起身告訴對方:「我確實是個聖騎士……以前我可以治癒自己,但是妖精王國的妖精王對我們KKK王國下了各式各樣的詛咒……總之以前我是很有辦法的,但現在不行,其他人也同樣困窘,因此我們都在等候一個『救世主』的來到。」

  說完,Butters看了一眼旅行者,旅行者也看著他,面無表情。
...more
敬請多加利用拍手喔

Tag:[南方公園]文-單篇完  Trackback:0 comment:0 

Escape(Winter)-在此之後 (Cartyle)




BGM: Taylors-Blank Space
原設定:x†rom


  這座城市曾經是許多愛情故事發生的舞台,然而十一月的曼哈頓還是灰白白的一片。

  櫥窗上貼滿雪花,才十一月已經到處充滿聖誕前夕的氣氛。街道人來人往,自高處放眼望去,一排排全是灰色的大樓。這座城市對他而言,不過是一座跟棺材一樣的地方,全無溫度可言。冰冷的空氣仍在滲透到所有能滲入的縫隙,與身旁人貼近,卻帶來一種黏膩的溫熱觸感。Kyle Broflovski的手心裏全是熱的,旁邊那人一語不發,只是攢緊他的手。

  「接下來去哪?」

  那人深海藍色的眼眸裡還是帶著一樣的堅毅,他曾是一間時空旅行公司的總裁,只要他想要,那間公司還是能回到他手上。他好像早有定見似的,只是禮貌性地問了問,儘管如此,Kyle居然覺得這樣也好。

  他逃避現實地生活著,走路有些搖晃。他如今過得其實沒有大家想像中那麼好,Stan最知道這一切,卻束手無策。近幾日來,克制不住心魔糾纏,他出門前必須先嗑藥,讓自己活在半虛無中,活像個對世界沒有貢獻的嬉皮。他半接受著Eric Cartman的攙扶,心頭瀰漫著一種失而復得,或是更恨的情緒──

  「去你家如何?」

  Kyle藉口要買些解宿醉的藥水,在途中彎進一間藥局,先買了幾個套子,塞在口袋裡做準備,雖然他也不大清楚自己在想什麼。曾經那麼緊緊糾纏過,最後又像見了仇人一樣的放開,Eric Cartman對他而言絕對不是一段友誼,否則他們在一起,會像他與Stan一樣長久。

  ──難道這傢伙才剛從棺材中爬出來,自己就等不及要擁上那冰冷冷的「屍體」嗎?

  「也許我會成為你公司的客戶。」走出藥局的門口,Kyle愛笑不笑的說:「我會回到過去,攔下那輛計程車,阻止那時候鬼迷心竅的自己。」

  「希望Butters能給你一個好價格,如今那已經不是我能作主的事了。」Cartman一笑,搭上Kyle的肩膀。


  Cartman插入鑰匙,轉開門把。這間氣氛死寂的屋子,對照著眼前意氣風發的背影,在Kyle的眼中顯得有些陌生。他才推開門,一個躺在沙發上睡著的人影映入眼簾,那人連睡著的姿勢都很委屈,蜷曲著身子,身上覆蓋著報紙。

  「去你那裏如何?」

  Cartman一步也沒踏進去,就把門默默關上,回頭看了Kyle一眼。

  Kyle見此情景,心中更有某種情緒油然而生。他知道Eric Cartman變得更體貼了,與大學的他、十七歲的他相較之下,眼前的年輕人更像是一種幻夢似的存在,而自己是個醉生夢死,卻依然活在現實的人,渾然是配不上他的。

  「有個人在等你。」他道:「顯然等得比我更久一些。」

  「或許你沒在等吧。」Cartman哈哈笑了幾聲,那笑聲聽起來有些刻薄,讓Kyle萌生一種這傢伙該真正去死的感覺。

  「不過我等的人不是他。你那裏方便過去嗎?」

  「你應該忘記我那裏該怎麼去了,還是說,我們在曼哈頓重逢的那段時間,我從來沒請你到我那裏坐一坐?」

  「我們比較常在公司或是咖啡廳見面。」他饒富興味地說:「我以為你沒『那個意思』。」

  「或許吧。」

  Kyle的腦子裡已經開始出現一些職場黃色錄影帶的情節,尤其大多是跟總裁一類的,片中的小妞總是穿著套裝與黑絲襪。他嘆了口氣。「誰知道誰會有什麼天殺的意思?」

  幾近一死一生,重逢以後,Kyle發現Eric Cartman好像毒品製造的幻覺,在他腦中縈繞不去,持續的產生禁斷與依存。對方卻顯然並不相同,如今Eric Cartman好像對他沒那麼大的需求了,這讓察覺到的雙方都暗暗鬆了一口氣。

  雖然你在我身邊,可是願我不再想你發生的那些事。

  顯然我們都不會再像以前那麼難受了。

  他們攔下計程車,回到Kyle的住處,大老遠的就看見Stan的車停在外頭。「噢,該死的。」

  Cartman拉下車窗,仔細端詳著放下車窗的那輛車裡頭坐著誰,「看來你有客人來了,我不介意去和他們敘舊。」

  「我會介意。」Kyle吩咐司機轉個方向。「你介意到旅店待一晚嗎?」

  「不介意。」Cartman笑了出來,一隻手輕輕的摸在Kyle的大腿上。隔著長褲,Kyle仍然感覺到一種異樣的酥麻,於是撢開了那隻手。不過剎那間的與Kyle的手碰觸到,Cartman卻換來一種短短的觸電感。

  雙方誰也不說出他們感覺到了些什麼。
...more
敬請多加利用拍手喔

Tag:[南方公園]文-單篇完  Trackback:0 comment:0 

【南方公園】Boy Friend forever(Cartan、Cartyle、Kyan)

stella小圖

原大小


※全新CP:Cartan/(確定沒有Stanman)(不要!),簡單說就是C4取2(滾)
我一洗完澡就想寫這個了(囧)
詳情約莫:Cartan Kyan Buttan K2 Cartyle Stendy(到底在幹嘛)

※我是Stan總受黨,但我寫出來的文裡頭一直都是Style,我自己都覺得神羞愧。這篇主配對算是Kyan,雖然我一開始真的是為了Cartan才寫的這篇文,但事實證明Kyle就是個女主角命,Cart跟Stan都那麼在乎他,我連情敵在一起的梗都寫不粗。

※謎之角色Stella(不行開始偷笑,大家會知道這是誰-v-)

※元素:打破水壩那集、Kenny送PSP那集、Majorine那集、Cart告白那集等。

※結局有CP小驚喜(別這樣!)




  「Kyle,我要離開你了。我要和Cartman在一起。」

  「Stan,為什麼?不!」Kyle想追上,卻一個踉蹌。

  眼見Stan越來越遠,Kyle陷入絕望,「Stan,你瘋了!」

  他卻說:「Kyle,我沒有瘋,我會和Cartman在一起,是因為他可以供應我更多大麻和酒精。」

  「Stan,不要這樣!求你不要再嗑藥和酗酒了!」


  「──啊啊啊!!!!」

  Kyle穿著一身睡衣,從床上驚醒。

  他還穿著拖鞋,就立刻抱著梯子,衝去Cartman家,搭梯子上二樓,打開窗子翻入Cartman的寢室。

  「死胖子!」他瘋狂地把Cartman搖醒。

  「啊……」Cartman才睡到一半,就迷糊的醒來,「Kahl?…這鬼時間你在我房間幹嘛?」他半瞇著眼,開始往房門外叫:「MOM~?Kahl半夜衝入我房間,他想非禮我──」

  「閉嘴死胖子!」Kyle打了Cartman一巴掌。

  Cartman本來沒有生氣,可是現在開始生氣了,「嘿,這很痛耶,你到底想幹嘛!」

  「Cartman,求你,不要拐走Stan、不要帶壞他……」他有點委屈的正色道:「如果你一定要Stan的話,我可以代替他。Stan抵擋不住誘惑,你不能拐他進邪魔歪道。」

  簡直莫名其妙。「啊?你到底是哪裡吃錯藥了,這個笨猶太。」Cartman本來完全沒想到要對Stan做什麼,可是一聽到Kyle甚至願意用他自己代替Stan,Cartman忽然想到一個好主意。



...more
敬請多加利用拍手喔

Tag:[南方公園]文-單篇完  Trackback:0 comment:0 

【轉】日界線(Escape番外三/Buttman/秋冬之交)《節錄》

原文

Cartman苦澀的笑笑「我知道你在想什麼,Butters,但是這麼多年過去了,已經沒有希望了,和我生活不容易,我總會不自覺得傷害別人,有時我覺得我就適合獨居為了我身邊的人好,我…..總讓他們勞神費心。」他失神的看著桌上的花,「有時我甚至希望我永遠在這裡,與世隔絕….我累了。」

「但是Kyle,」Butters說出這個名字時,慌忙的看了一眼對方,正好對上Cartman深色的眼睛「你們曾經那麼親密。」

「我們的心連一釐米也沒接近過。」Cartman的聲音有些沙啞,「雖然我一廂情願的那麼認為,甚至騙的他也相信了,但是歸根結底,我們並不熟悉彼此,只是…」他試圖讓聲音變得正常些「只是努力在彼此面前擺出最好的姿態。」

「別騙自己。」Butters感到有些憤怒「告訴我這七年來你沒想過他?你把他的所有信息都貼在牆上,每天都在看。」

「我真的很想他。」Eric承認,「想到我心痛。但現在說又有什麼意義呢,這只是個假希望,能夠在晚上伴我入眠罷了」

「不過,假希望總比沒希望好。」Butters說,希望能安慰這可憐的傢伙,他還從未在任何人面前這樣過

「你說得對。」Eric努力讓自己微笑「我想要他,一直都是,年輕的時候,我想變成任何人除了自己,好讓我們之間能融洽一些。」
敬請多加利用拍手喔

Tag:[南方公園]文-單篇完  Trackback:0 comment:0 

【南方公園】借宿日記(Kyman / Cartyle)H完

  
(一)借宿
 
  學期末的最後一科考試結束,Stan通宵收拾完他全部的行李,全都寄回家去了。Kyle對此心裏有數,他知道Stan不會久留,不過他還是為求心安似的問了句:「Stan,你打算何時回去?」
 
  「我明天就回去。如果不是因為這樣,我不會通宵弄完這些東西。」
 
  「託運公司不是星期六才走嗎?」
 
  「Wendy還在等我,我和她暑假有計畫。」
 
  拜別Stan,或者只是他單方面風塵僕僕地走了,Kyle又在空無一人的房間裡獨自待了兩天,他感覺自己渾身都快長香菇,許久未曾與人說話過。
 
  孤寂是可怕的,能把人逼瘋。其他人都已經回家了,他其實也想回家,但他的家人全都到加拿大探望Ike,即使他現在回去,家中也是空無一人。一想起在學校裡住宿的只剩下Cartman,他情願待到自己化成灰為止,他卻忽然得知他住的那棟宿舍要關門了。
 
  「靠,這不公平。」
 
Kyle帶著他的鋪蓋(也就是床墊)、電腦,還有其餘的行李,包含盥洗用品、衣服,前往Cartman的房間。
 
  「叩叩」他敲了門,喊了聲:「Cartman?」總自覺有些生疏。
 
  「Come in!」門裡那應聲倒是很熟悉。
 
  打開房門,房間裡都是電玩的射擊聲。Cartman玩得正高興,隨意招呼了聲:「就知道是你,JEW boy,你這耐不住寂寞的小貓咪。把你的床墊鋪好,組好你的電腦和網路,然後在那張桌子坐下,整晚都別打擾我,知道嗎?」
 
  或許是太久沒和人說話了,Kyle竟然不覺得Cartman說話討厭,甚至也不覺得來和死胖子一起住是下策。一切都與他的印象不同,竟然變得不大艱難,這出乎他所料。
 
Kyle帶上了門,依言在Butters的空床位上鋪好了床墊,忽然想到:「嘿,Butters去哪了?」
 
  「他爸媽要他快點回家,不然就讓他禁足,真是一如往常的蠢。」Cartman心不在焉的回答。接著,他就這樣連著搖桿,連續玩了七個小時。期間,Kyle略整理完行李後,組好電腦,連上網路,開始刷Facebook。
 
  經歷了Kyle去交誼廳看電視、買晚餐回房間(沒幫Cartman帶一份)、泡燕麥當消夜、洗澡,一直到Kyle準備上床睡覺了,Cartman的戰役還沒結束,他還是吵得要死。
 
  「把你該死的遊戲音量調低,你這肥屁股!」他終於忍不住走到Cartman的座位後方,踢了他的椅子一腳。
 
  Cartman震了一下,忙回過頭來幹罵:「天殺的,你害我死了。」
 
  「你的生活難道就這麼單調?我看你什麼事都沒做,只是一直在玩那破遊戲。」
 
  Cartman搖搖手指,「喔,不不,親愛的Kahl,你根本就不懂,大學生最該學會的,就是如何妥善的使用電腦、利用上課的時間補足睡眠,還有從不營養的垃圾食物中隨時補給身體的所需。我現在在進行的,是我重要人生經歷的一環。」
 
  「聽你在放屁。」Kyle瞟了他一眼,面有慍色,「總之,把你那該死的音量調低,靜音最好,不要妨礙我睡覺,不然我會拿高爾夫球桿把你的電腦打爛。」
 
  「喔,看來高貴聰明的Kahl大人暑假還有計畫,所以必須早點睡覺,」Cartman關掉了遊戲,從抽屜裡拿出了XBOX。「--只是計畫難道趕得上變化?」
 
  「Dude……你居然在宿舍裡放這個!」Kyle見到這漆黑而光亮的機身,眼神竟不由自主放光。
 
  「我們來玩吧。」Cartman拿出俠盜獵車手的遊戲盒,在Kyle眼前晃了晃,又拿出另一組手把,準備要組裝,看得Kyle心神不定。
 
  「Butters和你住,難道都只是在玩遊戲?」他先是責問,而後,感覺心裡有什麼矜持逐漸要破掉了,「…媽的,我從不熬夜!都快天亮了,我必須睡覺。」Kyle刻意轉過頭,不去看那極度吸引他的遊戲,「說真的,我很久不玩XBOX了,我只玩PS4。」
 
...more
敬請多加利用拍手喔

Tag:[南方公園]文-單篇完  Trackback:0 comment:0 

【SP】2015夫妻生活模擬器(Kyman Buttman Style)


一、結婚

  「God damn it!Wendy跟Stan要結婚了。」Kyle猛灌下一瓶藍帶啤酒,「我感覺世界就像是快毀滅似的。他們一定很快就要生小寶寶了,到時候Stan會叫我幫他的小寶寶取名字,還會要我當他的教父,啊啊啊!」Kyle瀕臨崩潰。

  Cartman的家裡,牆上掛著他和他母親的合照。沙發上,Cartman坐在Kyle的身旁,拍拍他的肩膀。「沒事的,Kyle,有我在……」

  Kyle喝得情緒恍惚,怒道:「死胖子,有你在又怎樣?你根本什麼都不會,有屁用?」

  Cartman卻壓根像是沒被罵到似的,表情如昔的說:「你可以跟我在一起!科羅拉多已經開放同性結婚,你明天就跟我去公證,證明你跟我結婚了以後,沒有Stan,你的生活就跟過去一樣好,給他們點顏色瞧瞧。」

  「……你是說,真的?」

  「真的!」

  「但是,我覺得不好…」Kyle忖道:「為了報復而結婚,這顯然不是一件好事,對你對我都不公平,你明知道這件事,還是願意跟我結婚嗎,Cartman?」

  「Sure,有何不可?」
 
...more
敬請多加利用拍手喔

Tag:[南方公園]文-單篇完  Trackback:0 comment:0 

壯哉索馬利亞海盜


Cartnan一身船長服,站在船頭,拿著玩具刀乘風踏浪,「看到沒,Kyle,我真的到索馬利亞了,這裡全是我的手下!」

Kyle沒理他,只叫道:「Ike,放開我!」

「Kyle,我不能放開你,我是海盜,而你不是海盜。我聽船長命令。」

「幹!」Kyle全身被繩子綁住,正被快船載往一艘商船,船上還有其他人都是Cartman的同夥。「Cartman,為什麼你要帶我來這裡?」

「因為你不想來,這其中一定有貓膩。」Cartman說:「等一下我會把你當成人質,上船搶劫。」

Kyle大怒:「Cartman,你不可以把我當成你們的人肉盾牌。」

「喔,真的不能嗎?」Cartman好整以暇道:「放心吧,我不會讓你出事的,海盜不能沒有囚徒,而你是我重要的囚徒。」

隨後,他們一行人登上商船,先是推出Kyle,船上的人果然道:「天哪,是個孩子!我們絕對不能攻擊他們!」這時,其他人再亮出光劍,船上的人就棄船逃跑了。

夜裡,大家都進帳蓬睡了,只有Cartman依然穿著船長裝,坐在營火旁,Kyle還沒被鬆綁。

「媽蛋,這裡沒有雙倍Dr.Pepper可以喝!」Cartman丟掉空罐。

Kyle抬頭望著他,一臉認真的抱怨道:「肥屁屁,你什麼時候要幫我鬆綁?我這次可沒有惹你。」

「喔,你沒惹我嗎?」Cartman坐到Kyle的身邊,輕扯著他身上緊縛的繩子,曖昧一笑,「那你為什麼不想跟我一起來發大財?」

「我不想當海盜。」

「你說謊!!」

「我說真的,這很危險。」

「你不是在圖書館說你關心我?你不是在調查索馬利亞的一切?那你為什麼不告訴我這件事,還讓我快點來?」

Cartman逼近他,抓住他的下巴。Kyle不動聲色道:「你是我的朋友,dude,我尊重你的志向。」

「少來了,凱子,你是想我死在這裡,對吧?都怪我太聰明了,你的詭計不會實現的,就算是像你這麼聰明的人也不能置我於死地!」

說完,Cartman推了一把。

Kyle跌倒在地,「嘿,你幹嘛?知道地上很髒嗎?」

Cartman拿起他的玩具刀,笑道:「卡特曼船長有權力對他的第一囚徒施以一點 小小的 懲罰,不管是身體或是心靈上的……」

「凱子,你該為你自己的謊言負責,接下來的事情,我想你會很喜歡的……」他緩緩朝著Kyle逼近並傾下身來。
敬請多加利用拍手喔

Tag:[南方公園]文-單篇完  Trackback:0 comment:0 

Just take my money, and FUCKING do it!(EricKyle、Style)


※中文名:給你錢,快點做。
※部分對話為求原作語感,以英文呈現,破英文請多擔待。
※劇情延續自:第十五季Crack Baby




  「Seriously, Kyle,你有看過這麼美的房子嗎?」

  Cartman攬著Kyle的肩膀,繞過陽台一圈。「這絕佳的採光,美麗的湖景還有夜景。這裡是全南方公園最安靜的地方。如今是我的了──也即將是你的了。」

  「Thank you, Cartman.」Kyle輕輕拍開Cartman放在他肩上的手,逕自推開玻璃門,走進屋內。「我知道那是憑你的努力賺來的,那不是我的,Buddy。」

  「那會是你的。」Cartman也走進屋內,倒了兩杯蘋果汁,「現在何不在這舒服的大房子裡坐下來,好好休息一下?你還需要些什麼?」

  Kyle思考了一下,「嗯……Do you have some videos?」

  「Sure.」Cartman從櫃子裡拿出Terrance and Pillip,放入錄放影機,並遞上蘋果汁。Cartman就搭著Kyle的肩,兩人一邊喝著蘋果汁、吃著起司胖,看著電視節目的內容笑笑鬧鬧,吐槽著直到夜晚,Kyle起身道:「Cartman, 睡覺時間到了,我得回家。」

  「不,等等,Kyle,Can I ask you to do me a favor?」

  「No problem, dude, what do you want?」

  「Mmm…I wanna asking you, could you spending all the night with me?」Cartman一邊說,一邊從上衣口袋裡翻出一疊現鈔,「Here is $3000 bucks. Just for you, only if you want!」

  「$3000 US dollors? Oh, man you are crazy!」Kyle聽了簡直不敢置信,「你有三千美金,可以拿去做更多事,何必花在我身上?」

  「Am I crazy, Kyle? Do YOU really think I am Crazy? What drive me crazy?」Cartman起身,慢慢走向門口,堵在Kyle的前方。「我只是想你陪我。」

  Kyle轉了轉翠綠色的眼珠子,顯得不大肯定這個回答,隨後神色不定的問:「──你怎麼這麼確定我會答應你?」

  「因為你是猶太人,而猶太人向來無法抵擋Mamona的誘惑。」Cartman走向另一扇門,那扇門通向他的寢室,而他打開了門,從那扇門打開的空隙,可以看見罩了紗的大床,那幽幽秘境,如此神秘,而Cartman已在向他招手。

  「Come in, Kyle. Let’s talk in OUR bedroom…」

...more
敬請多加利用拍手喔

Tag:[南方公園]文-單篇完  Trackback:0 comment:0 

EricKyle小黃文^q^


  Kyle醉得頭暈,還以為身旁是Stan,藉著酒力,藏在心中已久的衝動無法抑制,張口就往Cartman臉上咬了一口,咬得並不用力,卻忽然發現這個人的臉蛋咬起來細細滑滑的,渾身上下還有一股香皂味,非常好聞。「Stan…我愛你…」Kyle又往那人臉上蹭了蹭,這次不是用咬的,而是用嘴唇貼了上去,吮得Cartman的臉上發紅一塊。

  Cartman本來就醉得厲害,恍惚間只覺有什麼人在吸他,癢癢的,伸展著便把壓在身上的人給摟了個結實,不讓動。Kyle一驚,發現抱起來的觸感與往常不對,一驚,便在Cartman的身上扭動著四肢,「死胖子,是你!放開我…!」

  「明明是你先來惹我的, Kyle。」Cartman將Kyle覆馬壓了個實。翻滾的過程中,身體熱燙,手腳交錯,雙方都覺得溫溫軟軟的,很熨貼舒服,心裡也麻麻癢癢的,滋味很不錯。也不知是哪個人開始主動去蹭,蹭乎蹭乎間,兩個人身上都快要擦出火星來。

  「呼──嗯……Cartman?」

  聽著Kyle的輕聲呻吟,癢癢的撩人心弦,Cartman不由猴急起來,緊緊抱住Kyle的身子,往他身上使勁摩擦,尤其是用下體去摩Kyle的私密處,雖然隔著布料,火熱的感覺卻越發竄過布料,直達腦門,引得那種心底麻麻癢癢的感覺更加火熱。

  此時兩人都酒酣耳熱,Kyle沒了腦中慣有的那些正義,Cartman也沒了別人眼裡的顧忌,兩個人不覺間四片唇瓣貼作一塊兒。唇舌糾纏間,水聲泠泠,Kyle「呼……呼……」地喘息著,不能呼吸了,只好把Cartman推開來。Cartman也不在乎,樂得轉移陣地,把Kyle身上的衣服都剝了開來,低下頭,把唇湊上那人的脖子,吸吮了起來。

  「唔…!」Kyle一個激靈,彷彿酒醒似的,但身體還是沉重得不能移動。他咽了幾口口水,扭動自己的脖子,而Cartman的唇竟還巴在上頭,酥酥的癢死人了,Kyle抱怨道:「死胖子……不要…鬧…!…」

  Cartman平常都不鳥他了,現在又哪裡管他?尤其Kyle說話的聲音,跟平常真不一樣,平常總是那麼兇,今天卻氣吁吁的,軟綿綿的,真是聽得人都要融化了,哪裡還能制止人?

  Cartman一路吮下去,又不知節制力道,弄得Kyle的身上許多青紫和著濕亮的唾液,一派淫靡的模樣,果然很有酒後亂性的味道在。這種親熱的招數顯然對Kyle很受用,Cartman又舔又咬,他便跟著一路哼哼唧唧的,儘管Kyle並不覺得好受,Cartman卻聽得捨不得放過任何一秒,變得十分的貪婪。Kyle全身都酥麻麻的,快融化了,抬手就抱住了Cartman,此時他早就汗水淋漓。

  Cartman一隻手搓揉Kyle略略突起的私密處,一手伸進半開的衣襟裡,搓他平坦精實的胸膛。Kyle糊糊塗塗的,只覺得胸脯又沒有肉,何必這樣大肆搓弄?搓得他好痛。按著Cartman的手,喝阻道:「死胖子……不要搓!…哈、…!很痛…!」Cartman聽得眼睛一亮,偏偏不從,還要去用嘴吸他的乳頭。
...more
敬請多加利用拍手喔

Tag:[南方公園]文-單篇完  Trackback:0 comment:0 

【南方公園】奧塞馬復仇記(Scott+凱子X阿啪)


※Scott Tenorman,阿啪的親哥,台譯奧塞馬。



  「所以,親愛的奧塞馬,你找我來有什麼事呢?」

  奧塞馬不懷好意地笑著,「來,這是我在Youtube上最新發現的人氣影片,你一定要來看看。」螢幕上一點開來,影片中的阿啪穿著比基尼、穿著短裙,戴著金色假髮,正在對小賈斯汀的人偶摩擦身體。

  「嘿!」阿啪怒道:「大頭這個婊子,一定是他給了你這段影片。」

  「小鬼,我都不知道你這麼愛扮女裝。」奧塞馬打開Google搜尋圖片,抓出一大堆阿啪的照片。阿啪瞠目結舌道:「屁啦!這些都是什麼!」

  奧塞馬隨即拿出手機,播放了一段影片,阿啪看完不敢置信,倒退三步。

  「看看我新發現了什麼!你打扮得像個騷貨,在模仿麥莉希拉!看看這個張開大腿的樣子,喔喔,好騷喔,想找人嘿咻嗎?」

  阿啪流了汗,侷促道:「不是這樣的,奧塞馬大哥。我跟你是親兄弟,你應該要體諒我、愛護我,把這段影片還給你親愛的弟弟我……」

  「我跟你是親兄弟,可是你逼我吃下我的親生父母!」

  阿啪裝作很後悔道:「啊!不是的,事情的經過不是這樣的!我可以保證不是!」

  「現在後悔太遲了,如果你要我不把這段影片散播出去,你必須照著我說的做。」

  阿啪發覺到不可以順從他,否則會助長對方的威風,於是擺起高姿態,道:「哼!那又怎樣?反正網路上已經到處都是了,多一張又不會死。挖搭哭喜要回家了!」

  他才要轉身離去,奧塞馬卻說:「下場『祭祀』的目標就是麥莉,難道你想成為眾人閃光燈追逐的目標,然後像小甜甜布蘭妮一樣死去嗎?」

  「……不!」阿啪連忙回頭,「不行,我扮成麥莉的模樣太騷了,我一定會大紅大紫!到時候全世界都會迷戀我,我就會死於全世界記者的追逐!我不能讓我自己冒這麼大的險。」

  「對,回來吧。」奧塞馬招手道。

  阿啪回到他的面前低著頭,「你贏了,奧塞馬,我承認我輸了,你接下來要怎麼做?」

  奧塞馬拿來他扮成麥莉的衣服,鬆開手,落在阿啪的頭上,邪笑道:「我要你穿得像影片裡一樣騷包,還要舔我的雞雞,跟我嘿咻!」

  「可是你是我的親哥哥…」

  「──而你卻逼我吃了我的父母。」

  「…喔,好吧。」

  阿啪心不甘情不願的轉身穿上。

  奧塞馬坐在沙發上,么喝著他說:「喔,可愛的阿啪,看看你有多淫蕩!既然你有『這麼火辣的肉體』,為什麼你不轉過來讓我看看?」

  阿啪怒道:「屁啦!這不公平!憑什麼你能看我,我就不能看你?」

  「因為我比你大,而且你等一下就能看到了。」

  阿啪滿臉驚疑。「什麼…?你不可以這樣對我!你不可以說你比我大!」

  「我知道你不滿三英寸!你比小指頭還要小!狗的都可以比你大。」

  「狗本來就比人大!」阿啪對奧塞馬比中指。「狗都比你大。」

  奧塞馬拿出手機,開始播放影片,「快點轉過來,好好的讓我看看,不然我就要把影片群發出去了。還是說,你要我現在電話撥給你最親愛的朋友,讓他們聽聽你發浪的聲音?」

  「好啦好啦!去你個雞柳條,你這個屎面人營養大雞排,你到底是腦子哪裡有問題?」
...more
敬請多加利用拍手喔

Tag:[南方公園]文-單篇完  Trackback:0 comment:0 

【南方公園】魔法GAY(凱子、大頭X阿啪,KymanH)


《警告:本集十分的高深莫測,如有智商不足者,請家人陪同一起觀看》

(吟遊詩人上)這是一個沒有暴力溫馨的地方。

(屎蛋、凱子)ㄊㄨㄚˋ堵尬車得冠軍,好膽就來GGYY~

(吟遊詩人)品學兼優聽話孝順根本不可能。

(阿啪)老媽奶子會開花,炸彈爆炸劈哩啪啦。

(吟遊詩人)左手紅中右手白板安非他的命~

(阿尼)Mmmmmm mmmmmm
(無腦美眉拐上床 只要讓我雞雞爽)

(吟遊詩人)不要猶豫不要懷疑這是好所在!



  凱子的家。

  「嗯……」凱子睡得很難過,翻了一個身。

  「噓,安靜一點,不要亂動。」

  「啊?!」

  凱子猛然自床上坐起來,「阿啪,怎麼是你!」他張開眼,發現阿啪把褲子脫掉,差點把小雞雞放在他的嘴巴裡。

  阿啪不以為然道:「吼,屁啦,翹你個小龜龜,你都不知道要嘿咻前要先潤一下嗎?」

  「死肥子,誰要跟你嘿咻?」

  凱子指著他罵,阿啪摀住他的嘴,凱子發出痛苦的掙扎,阿啪怒道:「閉嘴!萬一讓你老媽那個超級大八婆聽見怎麼辦?她會把我趕出去!」

  凱子把阿啪推開,「大白癡,不要再叫我老媽八婆。你別想在晚上再來我的房間非禮我!」

  「去你個擔擔麵,誰要非禮你?挖搭哭喜正在做一件嚴肅的事情。」

  「啊?」

  「南方公園快毀滅了!」阿啪說:「就在剛剛,我夢見外星人把南方公園裡的所有人都變成GAY,而且他們全都愛上我了。」

  「吼,賽啦!」凱子怒道:「你別在那邊胡說八道了,還不快滾!再不滾,我就在你的屁屁上開一朵大菊花!」

  「哼,誰要理你啊,死猶太人!」阿啪從凱子的床上下來,對他比了鬼臉加中指還有吐舌頭,然後從凱子的窗戶翻下去,「到時候不要求我來幹你。」

  「臭辣椒,你快點去打手槍,你的小雞雞是全班第一小的,比小指頭還小,你只能求我幹你,你不能來幹我!」

  「哼,死凱子,臭凱子,你會後悔的,到時候不要來哭給我看!」又比了一次中指,阿啪才從凱子的窗戶邊搭梯子下去。


...more
敬請多加利用拍手喔

Tag:[南方公園]文-單篇完  Trackback:0 comment:0 

【南方公園】It’s not your fault(阿啪X大頭、凱子,凱子→屎蛋)



※本文沿用S10E02愛現風暴的阿啪救凱子作為前提。
※凱子的一陽指:cancelled 704
※1102 Cartman Sucks阿啪含了大頭的雞雞,大頭也含了阿啪的雞雞。
※有些官方的口癖中翻其實無法傳達,雖然英文很破(萬望勿噴文法),但有些句子想用英文表達,會中英混雜。(其實我覺得對一個英文很破的人來說,這樣寫文真的很痛苦)
※髒話多,慎。
※廢渣是真實之杖裡的主角。




“Cartman,I can’t stay with you anymore.”
“What?!”
“Because I am a Jewish.You hate Jewish.”
“No…!It’s not like that.It’s just a joke!...”
“No,Cartman.You hate me so I must to leave.”
“No,Kyle.No way!You can’t do this to me.”
“I can,Cartman.You are the most person I hate in the world.”
“Don’t do it Kyle.Stop being like a pussy.”
“You are the pussy one.Whatever I should leave now.
“NO NO NO NO!!!!”

  凱子轉身離去。阿啪上前想抓住凱子,屁股卻忽然一痛,凱子竟然用一陽指突破了他的小菊。

  「啊啊…!」

  阿啪自夜半噩夢驚醒,臉上都是汗。

  「啊!!」

  一旁睡在睡袋裡的大頭也被阿啪驚醒過來,還以為有什麼東西來了,從睡袋裡坐起來,就四處觀看。”Hey…Hey Eric,What’s going on…?”

“Nothing but…huh!It’s really hard.”
“Did you have some nightmare?”
“Oh…Butter…shut up your fucking mouth!”
“Okay,okay,I shut up…you people everyone make me shut up…”大頭轉了轉眼睛,看起來很侷促的樣子。

  “Sorry I shouldn’t blame at you.”阿啪垂著頭說。

“Okay It’s fine…so Eric do you want to keep sleep now?”
“No I can’t…I just can’t give up…everything about Kyle.”

“But Kyle is already gone.He went to Los Angels.Stan is his best friend. If he cares about Kyle, He should,pick him back. Not just saying some words regretful.But he don’t. I think…Kyle won’t come back anymore.

“Stop saying that you asshole!”
“Okay Eric,don’t piss off.”

  大頭知道不論說什麼,阿啪都很不高興,他面顯侷促越發嚴重,乾脆不說話,只低著玩手。

  「……你睡吧。I can’t sleep.」

  「Eric,你要不要做些開心的事?至少你不會再擔心凱子。」

  「你指什麼?」

  大頭還沒回答,阿啪就笑道:「如果我要你含我的雞雞,你能嗎?」

  「…可以,Eric,如果你高興。」

  阿啪聽到,不但沒覺得高興,反而火大。他當真解下睡褲,下了床,把東西掏到大頭面前。”Do you want to try?”

「Cartman,這次不矇眼嗎……?」

  “Enough!”阿啪穿上褲子,「我知道你想取代凱子在我心中的地位,但你不能。你知道這一點!」

  “I know Cartman…but I really want to see you happy. You are too seriously this time.”
“I always seriously but you don’t understand. Kyle can understand. He is my best rival.”
“Then me…?”
“…You are my best friend though your best friend is Kenny.”

  聞言,大頭面現曙光。

  “Listen,Eric,If you really want to get Kyle back.No matter how,you should do it. If you want, I can stay with you forever.”
“…Thank you Butter. I really need you. I’m not joking…I said really,I really need you.”

...more
敬請多加利用拍手喔

Tag:[南方公園]文-單篇完  Trackback:0 comment:0 

【南方四賤客】停止討論雞雞(凱子X阿啪,H)


s16e04_480.jpg


※測量雞雞:E1504 T.M.I,與劇情本身無甚關聯。
※阿啪中間唱的歌是E1607 Cartman finds True Love裡頭他在球場對凱子告白的內容。
※很多句子(包含髒話與無數的fuck)在我腦中是英文,但我盡量以中配的方式寫成對話。


south-park1604-640x480.jpg 


(吟遊詩人上)
這是一個沒有暴力溫馨的地方。

(屎蛋、凱子)
ㄊㄨㄚˋ堵尬車得冠軍,好膽就來GGYY~

(吟遊詩人)
品學兼優聽話孝順根本不可能。

(阿啪)
老媽奶子會開花,炸彈爆炸劈哩啪啦。

(吟遊詩人)
左手紅中右手白板安非他的命~

(阿尼)
Mmmmmm mmmmmm
(無腦美眉拐上床 只要讓我雞雞爽)

(吟遊詩人)
不要猶豫不要懷疑這是好所在!





  夜晚,凱子家。

  「嗯……」凱子在睡覺,他翻了個身。

  「砰砰砰」、「砰砰砰」

  窗邊傳來敲打窗戶的聲音。

  「吼,賽啦,是哪個臭菊花!」

  凱子心不甘情不願的開窗,看見阿啪抱著他的大嘴蛙,只穿著睡衣,爬進他的臥室。

  「厚!」凱子拍了自己的額頭,露出生氣的表情,「豬頭,現在是凌晨幾點了,你不睡,別人難道不用睡嗎?」

  「救救我,凱子──」阿啪一臉無辜道:「這事情只有你能幫我。」

  「媽啦!為什麼要我幫你?你又不是我的朋友。」凱子背對著他,自己回到床上,「要說什麼明天再說,我要睡覺了,你快點從我房間滾出去!」

  「不要啦,凱子~~」

  凱子背對著他,掀起被子蓋住頭。

  「你怎麼捨得──讓我的愛,流向海──」

  「……啊!」噁心的撒嬌聲與歌聲終於讓凱子暴怒,「去你個春水龍,到底是怎樣?」他起身丟了一條毛巾到阿啪身上,阿啪把毛巾蓋在身上取暖,兩眼帶星的看著他,「我需要你的安慰。」
...more
敬請多加利用拍手喔

Tag:[南方公園]文-單篇完  Trackback:0 comment:0 

【南方四賤客】阿啪想幹死凱子(阿啪X凱子X屎蛋)







※髒話多,慎。



  「凱子,你必須服從跟我的承諾。你也已經看到了,那個女的裙子底下的內褲裡裝著老二,所以--你必須舔我的老二。」

  「少來了,衰毛。」凱子頭也不回的直走,「誰知道你是不是用了什麼把戲?」

  「喔,不!」阿啪追了上去,「死猶太人,你又要賴帳!上次不舔我的蛋蛋,這次不舔我的老二!你既然不舔,就不要答應我這種事!」

  「喔,我有答應過你嗎?」凱子連看都不看阿啪一眼,「這次沒有白紙黑字,不算數。」

  「呃啊--!」阿啪怒吼一聲。

  「你是哪裡有毛病?休想要我舔你卵蛋上的一根毛,想都別想!死同性戀!」

  「他媽的,我發誓我一定要幹到你不可!去你個蛋蛋麵!」

  「隨便你,我要去找屎蛋玩了,掰。」

  「哈哈,隨便你去找你可憐可愛的小屎蛋吧,也只有那種衰仔才會跟你這種猶太人成天瞎鬼混…!」才說完,阿啪靈光一閃,「啊哈!我有辦法了。」

  阿啪露出高深莫測的奸笑。「這次保證幹死你不可--凱子。」



  「叮咚」

  「凱子,去幫媽媽開一下門好嗎?」

  「喔。」

  凱子才打開門,阿啪就自動走進屋裡來。

  「嘿,又是你,死胖子!」

  「嗯哼,是我。」

  阿啪自己在沙發上舒服的坐了下來,並拿起桌上凱子喝了一半的冰涼果汁開始喝。

  「嘿!不要碰我的飲料,你這個死胖子。」凱子立刻跳上沙發想搶飲料。

  阿啪一隻手將飲料拿開,另一隻手推著凱子的臉,「NO NO NO,凱子,不要用這種態度對我,你會後悔的。」

  「什麼意思?」凱子聽完,猶豫了一會兒,隨後變了臉色,「你又想怎樣!」

  阿啪一口氣喝完飲料,自口袋裡拿出一張照片。凱子拿了過去,一看,「啊!」

  阿啪的表情沒有變化,打開一包自備的起司胖開始吃。

  凱子怒道:「死胖子,拿這個給我看幹嘛!」

  「喔,可憐的小屎蛋,不知道他的爸爸和你的爸爸之間發生了什麼齷齪的事……」

  「你亂講!我的爸爸跟屎蛋的爸爸只是朋友,他們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就像我和屎蛋一樣!」

  「所以你和屎蛋會用69式互相舔對方的肛門嗎?」

  凱子氣瞇了眼,「才怪!死胖子,誰像你這麼變態!」

  「喔,是不是這麼變態,見了照片,大家心裡就有數了。」

  阿啪奪回照片,從沙發上跳下來。凱子企圖把那張照片拿走,甚至撕掉,阿啪好整以暇的說:「隨便你,愛撕就撕,反正我的電腦、手機裡都有備份,如果沒了照片,我可以e-mail給全班,讓全南方公園的人都知道這件事。」

  「喔,天哪。」凱子打了一下額頭,「你拿給我看,到底是想怎樣?」

  「哇!親愛的凱子,沒想到你這--麼冷血!」

  阿啪詭笑著,用誇張的音調,賤賤的說:「你難道忘了屎蛋他們家才離過一次婚?要是這張照片曝光,他們非得再離婚不可。到時候屎蛋的亞斯博格症又會復發,他會變回那個討人厭、沒人喜歡的衰……」

  「好了、停,別說了!」

  阿啪瞟了凱子一眼,拿起了電話,準備撥號。

  「等等--!等一下!」

  「喔?所以你願意聽我的話了?」

  「幹什麼?」

  「履行你與我先前的口頭承諾--別忘了口頭也是有效力的。」

  凱子倒抽了一口氣,「不,死肥子,我絕對不含你的懶…」

  「嗯哼。」阿啪又按了一個鍵。

  「好啦!」凱子痛苦的閉上眼,「讓我們早點結束。不要再拿這件事煩我!」

  於是阿啪邪笑著,脫下褲子,對凱子露出了他的……
...more
敬請多加利用拍手喔

Tag:[南方公園]文-單篇完  Trackback:0 comment:0 

時間問候

你好我是阿紫-_-/
關於藍光&本部落格

藍光

Author:藍光





永久本命:歷史衍生
特別偏好:異國風情
    (西亞/印度/泰國)
主要進行:自創長篇
喜愛作品+CP:詳見文章分類




本BLOG性質主自創文庫
會將文章做最好的排版,歡迎大家坐下來賞文^_^

除了自創文以外,兼轉收其他格主自己喜歡的文章。
副用途則是學術研究(?),通常是BL方面的(??),與中國文學有關。
格主是中國古典文化廚,蓋章無誤。
反正本格內收之物,不論是自創或是轉載都有可看性~

*主推則是藍光寫的各種單篇*

格主非常喜歡別人來搭訕,會盡快回留言!
請各位在各篇文章不要吝嗇地留下想對藍光說的話吧!
* 歡迎各種留言與拍手 *

主更新自創/同人圖、文,各自創長篇另有人物插圖可供認識。



自創小說有以下四部:



(1) 祭司之路是幻想架空的奇幻輕小說,筆調以時而搞笑、時而緊湊為主,是祭司艾德霖與魔劍士普隆賽斯踏遍異大陸拯救世界的輕快作品。

(2) Early Summer是現實網遊(非擬真),內容注重玩家與玩家之間的關係。當玩家們開始在現實中有了交集,是最有可看性的部分。
  人心的糾葛,友情的掙扎,公會與公會間的激鬥,如畫的風景以及炫麗多彩的戰鬥絕技--歡迎來到鎮世之星Online!

(3) 祈願之景中古世紀騎士小說,注重正統性,書寫會以冰冷而古典的口氣來敘述當時的社會,以及風俗習慣與文化。
  在幽暗的社會,不見光的生活中,兩位在莊園為摯友的少年,逐漸各奔東西,戰場的東去,皇宮的西來,壓抑的情感是否能迎來有日光的明天?

(4) 玉樓春的時空背景是北宋初年,五代十國剛結束之時。
  南唐後主李煜被俘至汴京,吃盡趙匡胤兄弟的苦頭,飽受侮辱,在時光流逝之下,趙匡胤變得倚賴李煜,李煜也漸漸發現,原來趙匡胤對他抱持著特殊的感情。

(5) 琉璃之泉,為西洋摻東洋架空,劇情以感情糾葛為主,為多線NP,每條主線至少有二到三位角色,主線與主線間交互滲透。
  愛恨交織使得故事裡的人們一步步走向各自的滅亡,撰寫到史書上的寥寥數句無法真正譜出各自的哀愁。
  究竟何時能真正迎來安寧之日?在蘇葉神的主導之下彷彿不可能的願景。


<各種拍手與留言大歡迎>

關於最近開始試用的全新拍手
回禮畫面共有數款
內含藍光畫的圖,短詩,各篇文章節錄
歡迎大家按按看拍手來看回禮畫面喔!

另外,拍手次數較多的文章
會顯示在拍手排行榜
大家要是有喜歡的文章,
還請多按拍手,多加利用拍手排行榜

以上,感謝閱讀^_^
訪客等級&時間問候


公告(初見必讀)




  •  ↑閒聊、深入交流,各種互相勾搭都煩請寄信喔^O^,我會盡速回覆。


  • 噗浪歡迎搭訕,加好友請先私噗,歡迎各種亂入回噗,已經混臉熟隨時歡迎加好友。


  • 私事或雜聊請到小藍(★歡迎多利用小藍),不要隨便找篇文章回(在文章回覆與該篇無關的事不是好習慣^^|||)


  • 藍光歡迎各種對文章的意見與指教,也接受理性的批評,但還是請充實重點,不要東拉西扯,甚至扯到雜事去了。


  • 不歡迎注音文和火星文。


  • 我不幫人評文,麻煩要找別人看文的請到別處,不要為此專程過來。


  • 不要第一次來就向我推銷你自己的部落格,或是一直說你個人的私事,但是歡迎在噗浪上認識,畢竟做人要互相。


  • 很久沒有來的朋友,藍光願意再一次與你認識,歡迎認親!
    但是別叫我猜猜你是誰,我是記性不好的人,我真的不記得。


  • 以上各點還望大家諒解。這裡是我的部落格,歡迎各位常來閒逛,但是在這裡發生的所有事情我有裁決的權力。


  • 筆戰者一率鎖ip處理。


  • 每一篇文(不論日常或心得),請自行考慮過後再點進去,並且對自己的「點下去」的行為負責,不要找理由嗆我。
    這裡的每篇文都是一樣,不爽不要看。
    (老媽知道你在這發廢文會很難過)


  • 請善用拍手(按下去就行了),有留言我會非常高興!


  • 歡迎翻舊文。能關注最新的文章,並留下你寶貴的感想會更好。


  • 想看回覆請回到文章裡找


  • ※警告:在本部落格內任何文章,留下罵/戰留言者,一律鎖ip後刪除處理。

    部落格留言沒有驗證碼,是為了鼓勵一般的留言,不是為了鼓勵戰文。

    我要貼什麼文章在我的BLOG,我要抱持什麼樣的觀點,跟你們不贊同的人一點關係都沒有。

    不喜歡的人,關我屁事,滾!


LOGO歡迎取用









Copy


-LOGO直連不必通知-
請記得將連結語法內的「圖片網址」更換成你喜歡的logo喔^O^~
どある很長の文章分類
月曆
04 | 2017/05 | 06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光榮的重新開始!!!
流逝的歲月


藍光已經作了天的業餘作家(?)(七千里路雲和月啊~~)

大學新生活已經過了天(我要變得更成熟!!)

距離我的生日,還有天~(請記得送我禮物XDD)

***

我的第一部原創,祭司之路在1931天以後,決定丟坑。
(2008/7/16 ~ 2013/915)


祭司重製一共花了591天完成。


修仙緣一共花了135天完成

***

Early Summer共花費1537天完成
(等到完結,頭髮都斑白了……)
(雖然只有十一萬九千字XD)
(2009/5/2~2013/7/16)

自從Early Summer完結,已經過了天(恭喜ES!賀喜ES!我的第二部自創長篇!)

***

琉璃之泉從開始到寫完,一共花費629天(隨心所欲,自在觀真^_^)
(2011/2/14~2012/11/3)

琉璃之泉自從完結,已過了天(祝燕麟幸福快樂^_^)

***

玉樓春從寫到完成,共花費了162天,十四萬字左右。

玉樓春自從完結至今已過了天(祝 從嘉與匡胤,江湖生活快樂(?))

(2010/8/23 浪淘沙~2010/2/2)

***

我已經當了1074天的高中生……(FXXK)(我一直忘記拿掉,現在讓時間暫停吧!)

自從墜入布布這個魔道深淵,已經過624天了……(沉入後自救不能QAQ!!)(沒事出坑了!)

我已經過了288天下斗的日子0 0

自從搬家,已經過了天(忘了過去吧!)
最新留言
月份存檔
搜尋欄
全部文章連結

顯示所有文章

戳友請先私噗
pixiv
BOOKMARK
管理者專用
宋詞是朵情花
〈菩薩蠻〉李白

平林漠漠煙如織,
寒山一帶傷心碧。
暝色入高樓,
有人樓上愁。

玉梯空佇立,
宿鳥歸飛急。
何處是歸程,
長亭連短亭。

〈憶秦娥〉李白

簫聲咽,秦娥夢斷秦樓月。
秦樓月,年年柳色,壩陵傷別。

樂游原上清秋節,
咸陽古道音塵絕。
音塵絕,西風殘照,漢家陵闕。

〈御街行〉范仲淹

紛紛墮葉飄香砌,夜寂靜,寒聲碎。
真珠簾卷玉樓空,天淡銀河垂地。
年年今夜,月華如練,長是人千里。

愁腸已斷無由醉,酒未到,先成淚。
殘燈明滅枕頭欹,諳盡孤眠滋味。
都來此事,眉間心上,無計相迴避。

〈千秋歲〉 張先

數聲鶗鴃,又報芳菲歇。
惜春更把殘紅折,雨輕風色暴,
梅子青時節。
永豐柳,無人盡日花飛雪。

莫把麼弦撥,怨極弦能說。
天不老,情難絕,心似雙絲網,
中有千千結。
夜過也,東窗未白孤燈滅。

〈天仙子〉
(時為嘉禾小倅以病眠不赴府會)
張先

數聲持酒聽,午醉醒來愁未醒。
送春春去幾時回?
臨晚鏡,傷流景,往事後期空記省。

沙上並禽池上暝,雲破月來花弄影。
重重簾幕密遮燈,風不定,人初靜,
明日落紅應滿徑。

〈浣溪沙〉 晏殊

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池台,
夕陽西下幾時回?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
小園香徑獨徘徊。

〈踏莎行〉 歐陽修

候館梅殘,溪橋柳細,
草薰風暖搖征轡。
離愁漸遠漸無窮,迢迢不斷如春水。

寸寸柔腸,盈盈粉淚,
樓高莫近危闌倚。
平蕪盡處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浪淘沙〉 歐陽修

把酒祝東風,且共從容。
垂楊紫陌洛城東,總是當時攜手處,
遊遍芳叢。

聚散苦匆匆,此恨無窮。
今年花勝去年紅,可惜明年花更好,
知與誰同?

〈永遇樂〉
(彭城夜宿燕子樓,夢盼盼,
因作此詞)
蘇軾

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清景無限。
曲港跳魚,圓荷瀉露,寂寞無人見。
紞如三鼓,鏗然一葉,黯黯夢雲驚斷。
夜茫茫、重尋無處,覺來小園行遍。

天涯倦客,山中歸路,望斷故園心眼。
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
古今如夢,何曾夢覺,但有舊歡新怨。
異時對、黃樓夜景,為余浩嘆。

〈卜算子〉
(黃州定惠院寓居作)蘇軾

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靜。
誰見幽人獨往來,飄緲孤鴻影。

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
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八六子〉 秦觀

倚危亭、恨如芳草,萋萋劃盡還生。
念柳外青驄別後,水邊紅袂分時,
愴然暗驚。
無端天與娉婷,夜月一簾幽夢,
春風十里柔情。

怎奈向、歡娛漸隨流水,素弦聲斷,
翠綃香減。
那堪片片飛花弄晚,濛濛殘雨籠晴。
正銷凝,黃鸝又啼數聲。

〈滿庭芳〉秦觀

山抹微雲,天黏衰草,畫角聲斷譙門。
暫停徵棹,聊共引離尊。
多少蓬萊舊事,空回首、煙靄紛紛。
斜陽外,寒鴉萬點,流水繞孤村。

銷魂,當此際,香囊暗解,羅帶輕分。
謾贏得青樓,薄倖名存。
此去何時見也?襟袖上、空惹啼痕。
傷情處,高城望斷,燈火已黃昏。

〈虞美人〉
(雨後同幹譽、才卿置酒來禽花下作 )
葉夢得

落花已作風前舞,又送黃昏雨。
曉來庭院半殘紅,惟有游絲,
千丈裊晴空。

慇勤花下同攜手,更盡杯中酒。
美人不用斂蛾眉,我亦多情,
無奈酒闌時。

〈西江月〉張孝祥

問訊湖邊春色,重來又是三年。
東風吹我過湖船,楊柳絲絲拂面。

世路如今已慣,此心到處悠然。
寒光亭下水如天,飛起沙鷗一片。

〈蘭陵王〉周邦彥

柳陰直,煙裡絲絲弄碧。
隋堤上、曾見幾番,拂水飄綿送行色。
登臨望故國,誰識、京華倦客。
長亭路、年去歲來,應折柔條過千尺。

閒尋舊蹤跡,又酒趁哀絃,燈照離席,梨花榆火催寒食。
愁一箭風快,半篙波暖,
回頭迢遞便數驛,望人在天北。

悽惻,恨堆積。
漸別浦縈迴,津堠岑寂,
斜陽冉冉春無極。
念月榭攜手,露橋聞笛,沈思前事,
似夢裡、淚暗滴。

〈青玉案〉 賀鑄

凌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
錦瑟華年誰與度?
月橋花院,瑣窗朱戶,只有春知處。

碧雲冉冉蘅皋暮,彩筆新題斷腸句。
試問閒愁都幾許?
一川菸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踏莎行〉 秦觀

霧失樓台,月迷津渡,
桃源望斷無尋處。
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裡斜陽暮。

驛寄梅花,魚傳尺素,
砌成此恨無重數。
郴江幸自遶郴山,為誰流下瀟湘去?

〈浣溪沙〉秦觀

漠漠輕寒上小樓,曉陰無賴似窮秋,
淡煙流水畫屏幽。
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
寶簾閒掛小銀鉤。

〈水龍吟〉
次韻章質夫〈楊花詞〉
蘇軾

似花還似非花,也無人惜從教墜。
拋家傍路,思量卻是,無情有思。

縈損柔腸,困酣嬌眼,欲開還閉。
夢隨風萬里,尋郎去處,
又還被鶯呼起。

不恨此花飛盡,恨西園、落紅難綴。
曉來雨過,遺蹤何在?
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塵土,
一分流水。
細看來不是楊花,點點是離人淚。

〈鷓鴣天〉 晏幾道

彩袖慇勤捧玉鍾,當年拚卻醉顏紅。
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

從別後,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
今宵賸把銀釭照,猶恐相逢是夢中。
橋東畔路。

〈臨江仙〉晏幾道

夢後樓台高鎖,酒醒簾幕低垂。
去年春恨卻來時,落花人獨立,
微雨燕雙飛。

記得小蘋初見,兩重心字羅衣。
琵琶弦上說相思,當時明月在,
曾照彩雲歸。

〈望海潮〉柳永

東南形勝,江吳都會,錢塘自古繁華。
煙柳畫橋,風簾翠幕,參差十萬人家。
雲樹繞隄沙。怒濤捲霜雪,天塹無涯。
市列珠璣,戶盈羅綺,競豪奢。

重湖疊巘清嘉。
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釣叟蓮娃。
千騎擁高牙。乘醉聽簫鼓,吟賞煙霞。
異日圖將好景,歸去鳳池誇。

〈八聲甘州〉柳永

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一番洗清秋。
漸霜風淒緊,關河冷落,殘照當樓。
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
惟有長江水,無語東流。

不忍登高臨遠,望故鄉渺邈,
歸思難收。
嘆年來蹤跡,何事苦淹留?

想佳人、妝樓顒望,
誤幾回、天際識歸舟?
爭知我、倚闌干處,正恁凝愁。

〈雨霖鈴〉柳永

寒蟬淒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
都門帳飲無緒,留戀處、蘭舟催發。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別,
更那堪、冷落清秋節!

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
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
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龍洞


【已孵化區】 ☆★☆★

我的龍洞

☆★☆★

【未孵化區】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Adopt one today!
拍手排行榜